丫丫电子书 >> 其他小说 >> 我真是大昏君TXT下载 >> 我真是大昏君章节列表 >> 我真是大昏君最新章节

第一百八十章 阿敏变死狗,沈阳竟然通水运

作者:样样稀松 下载:我真是大昏君TXT下载
    天意嘛,还是自己的时运不济,合该有此灾难?

    身后的枪声、喊杀声渐渐远去,阿敏头也不回地沿着河滩继续逃窜。

    从四方征战到现在,阿敏还没遇到过如此狼狈的经历。就算是在旅顺堡受挫而回,撤退起来也是比较从容,哪里有这种穷途末路的感觉?

    现在想来,还真是自己的自大害了自己,也害了这五千建州勇士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对蒙古军的战力嗤之以鼻,如果不是穷追不舍,断然不会被诱至敌人选定的战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轻视敌人,在紧追敌人和观察战场时再仔细一些,说不定会发现敌人暗藏的伏兵,以及隐蔽在草坡后的火枪兵。

    当然,尽管自己犯了很多错误,敌人的战术改变,战力提升,依然是败多胜少的结局。

    可败是败了,骑兵能跑啊,又怎么会落到全军覆没,狼狈逃亡的境地?

    “贝勒爷——”一个亲卫伸手指了指,那是能从河滩通到大路的缓坡,但这家伙还有点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上去。

    阿敏点了点头,毫不迟疑地拔转马头。已经这样了,还考虑那么多?在河滩走得那么慢,怎么能逃脱敌人的追击?

    身边只剩下了十余人,还不知道能否逃出生天,阿敏心中感到悲凉。但对手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伤感,身后已经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贝勒爷,您先走。”亲卫脸上现出绝决,或者说有些凄凉的神色,抽出战刀,大声招呼着,“大伙跟敌人拼了吧,保护贝勒爷。”

    十余人随声应和着,勒马回身,疾驰着反冲而去。

    阿敏叹了口气,收回目光,随即一夹马腹,头也不回地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追上来的是虎大威和猛如虎,以及他们率领的数十骑归化骑兵。

    能否抓到大鱼,他们心里也没底,但他们知道前方还有友军,就是提前从阻击阵地出发的几十骑龙骑兵。

    听到了前方的马蹄声,不管是敌是友,虎大威和猛如虎也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。箭上弦,刀出鞘,继续向前疾奔。

    如果迎面而来的是敌人的骑兵,对面冲撞起来的话,速度就相当重要,谁慢谁吃亏。

    虎大威等人明白这个道理,对面的建奴也懂,他们拼命催动马匹,勇敢地向人多势众的敌人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杀敌!”“杀敌!”呐喊几乎同时响了起来,随后则是一篷篷的箭矢迎头射向敌人,明军这边人多势众,显然占据了明显的上风。

    而且,归化骑兵的箭术都不错,也知道打击敌人的软肋,那就是战马。

    重甲骑兵虽然有古代的坦克之称,最有名的应该是宋金战争时的连环马,但在之后便逐渐淡出了战场。

    当然,在条件允许的条件下,当时的战马也有防护,但已经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一轮箭矢的对射过后,人仰马翻之间,建奴又少了几个。但就是这样,幸存的家伙还是与明军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兵器的碰撞,战马的嘶鸣,高声的喊杀,被砍杀的惨叫,充斥在大道的上空。

    战斗激烈而又短暂,几个建奴的拼命冲击,就象一颗石头扔进了湖里,只泛起几圈涟漪便又平静下去,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追,前面有大鱼。”猛如虎再笨,也猜出这几个飞蛾扑火的家伙想干什么,在靴底蹭去刀上的污血,率领人马再次疾驰追杀。

    风声在耳边呼啸,马速已经提到最快,阿敏只想尽快离开这死生之地,摆脱生与死的纠缠。

    但异变突生,战马突然失了前蹄,向前猛栽过去,幅度之大,连阿敏也无法调整姿态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虽然有头盔的防护,阿敏也被摔得晕头转向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几个黑影便猛扑上来,刀背、枪托、大脚丫子乱七八糟地招呼下来。

    枪托猛击在脸上,鼻梁折断,污血混着鼻涕奔涌而下,阿敏眼冒金星;

    刀背猛劈下来,敲在小腿上,伴着骨头碎裂的脆响,阿敏发出长声惨叫;

    咣,沉重的大脚狠狠敲在阿敏的嘴上,堵住他惨叫的同时,几颗牙齿迸飞落地。

    逃跑已经够狼狈了,可现在狼狈已经远远不够形容阿敏。后金的二贝勒呢,身经百战的建州勇士呢,连还手之力都没有,便被几个明军士兵打成了死狗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王八蛋在大旗下指挥。”一个明军军官恨恨地猛跺在阿敏的两腿之间,可惜阿敏已经昏了过去,这一下断子绝孙的重击,只让他抽搐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个大官儿。”樊化龙脸上还留着硝烟和灰迹,摸着下巴端详死狗阿敏,猜测道:“没准是阿敏呢!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他一把拉住正要用枪托猛敲阿敏脑袋的士兵,“别他娘…的打死了,抓个活的,功劳才大呢!”

    哦,士兵收住枪托,还有些怏怏不甘。瞅了一眼满头血污的阿敏,不太确定地问道:“不是已经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死,你看还动呢!”明军军官用力踩了踩,伸手指了指阿敏微微颤动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还踩?”樊化龙把这个坏家伙拔拉开,猛地抬头,瞪起了眼睛,“快,快隐蔽,把绊马绳拴好,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个明军士兵手忙脚乱地布置好,迅速地躲藏隐蔽,等着敌人再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哪还有敌人,是飞骑兵追了上来。看清服饰,几个明军士兵赶忙跳出,挥舞手臂,大声呼喊着提醒。

    “唉!可能让他们捡了个便宜。”虎大威放慢了马速,苦笑道:“不用再追了,有他们堵着,哪还有漏网之鱼?”

    猛如虎摇了摇头,也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,这可是明军骑兵在面对面的战斗中击败建奴的第一战,意义非凡,说是里程碑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科尔沁大草原,在蒙语是“弓箭手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泉河,植被,天空,风味,到处都透着原始的气息。即便是后世,也让人为她的不饰雕琢的天然美丽所吸引。

    但对海兰珠和布木布泰来说,昔日云在走、鸟在飞,有如柔软的绿色大地毯般的绿茵草原,却都失去了原来的韵味。

    父亲、母亲,还有哥哥和其他亲人,都被象奴隶般地押送而走,或许会被无情砍杀。一想到这些,她们的心上便被压上了沉重的石头,悲痛的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们也是幸运的。在其他零散的科尔沁牧民的帮助下,她们刚进入其他部落的领地,便碰到了一群回归故土的汉人。

    这是明廷与内喀尔喀及察哈尔部达成的协议之一,也是开马市贸易的先决条件。蒙古诸部必须交还以前抢掠过的汉人,并送他们安然入境。

    如果说内喀尔喀以前还有敷衍的态度,但科尔沁的迅速覆亡,奥巴被押送交林丹汗处置,科尔沁贵族则被押解明境,震慑的力度可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从目前的形势来看,后金已被大明压制,处于疲于应付的状态,已经没有力量保护盟友。科尔沁部的覆灭,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林丹汗则逐渐显露出“安内”的决心,攻打科尔沁,就是一次付诸实施的行动。科尔沁完了,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内喀尔喀。

    而后金已经无力提供保护,能与林丹汗抗衡的,也就只剩下大明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内喀尔喀五部马上便开始履行协议,把部落中的汉人集中送往团山堡,从这个明廷指定的马市进入广宁境内。

    能够回归故国,对很多被抢掠为奴的汉人来说,是欢天喜地的事情。尽管有些人已经苍老,但对故土的思念,却还是那么执着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不少汉人已经远离故土生活了很多年,在穿着打扮,甚至是说话行为上,已经有了一些蒙古人的特点,这使得海兰珠等人能够混入其中。

    负责护送汉人归国的蒙古官儿和士兵哪管那许多,你说是汉人,就一起送到团山堡,他们才懒得分辨甄别。

    只要顺利送到,就能在团山堡马市进行交易,这还是明军弃守广宁之后的头一次,部落里缺的东西还真不少,可不能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想想大夏天的还没布做衣服,想想铁锅几家合着用一口,还有粮食和茶叶,赶着成群牛羊的蒙古人可是满怀着热切的心思。

    而这第一批送还的汉人,便是交易的敲门砖,还真不能虐待。

    “等回到大明,先把这皮衣换了。”一个中年汉人热得敞开了怀,抹着头上的汗水说道:“天这么热,穿着棉布衣服才舒服呢!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者笑了笑,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多更密,说道:“十几年了呀,没想到还能把老骨头埋在故土,更没想到大明还惦记着咱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有些迟疑地向着旁边的人问道:“现在是什么年号了,还是万历年间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号是天启,新皇帝刚登基三年。”年轻人笑着答道,他因为聪明伶俐,甚得蒙古人的喜爱,能跟着东跑西颠,知道得倒比老人更多。

    半是显摆、半是炫耀地偷瞟了海兰珠一眼,年轻人继续说道:“听说皇帝还不到二十岁,大婚还不到两年呢!”

    发现海兰珠在认真地倾听,年轻人更来劲儿了,说道:“大婚就是娶皇后,那场面——啧,啧!”

    布木布泰撇了撇嘴,看这家伙就来气,老是偷眼看姐姐,也不看看自己长的那样儿。

    达尔罕嘿嘿笑了两声,说道:“新皇帝还是太年轻,跟蒙古的呼图克图汗,还有后金的老汗斗,怕是不稳当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眨了眨眼睛,辩解道:“皇帝手下有的是文臣武将、能人异士,自然是不用亲自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达尔罕含笑颌首,却不想继续争辩,引人注目可不好。

    “后金的老汗已经六七十岁了,还四处征战呢!”布木布泰忍不住开口,说到大明皇帝就怨恨,才不想听别人说他的好话呢!

    年轻人知道那是叫小珠和小泰的姐妹俩,小珠长得挺好看,他也不想得罪小泰,一时有些语结。

    老者看了布木布泰一眼,捋着胡子说道:“那是后金无人可用,老奴才不得不亲自上阵。”

    海兰珠不易觉察地扯了下妹子的衣袖,不让她多说话,免得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达尔罕已经套出了不少话,大概知道那老者是要回北直隶老家的,离京师不是很远,便故意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两丫头的父兄都没了,我这把年纪,也不知道能不能给她们找到在京师的亲戚。”

    老者还未答话,中年人已经开口说道:“某在京师便有亲友,你们跟着某家到京师,某托人帮你们寻找。”

    达尔罕愣了一下,立刻充满了惊喜,这真是意外的收获,比那老者还有用得多。

    “多谢,多谢。”达尔罕赶忙连连拱手致谢,说道:“那咱们就一起同去京师,路上还请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用客气,路上有个伴儿,互相照顾才是。”

    达尔罕点头称是,对这中年汉子更加着意套着近乎。行行停停,远方出现了一座堡寨,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大明的国境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隔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古代的陆路运输是最为艰难,也是最为耗费的。这其中有道路的原因,也有运输工具的低效简陋。

    所以,水运在古代就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在辽东,辽河航运不仅利用得早,还是东北出口的大动脉。

    明初,朝廷为加强辽东地区驻军的粮饷供应,就充分利用过辽河航运。

    最直接的路线是从山东装船沿渤海湾、辽东湾过来,再沿辽河北上,把粮饷沿途运到各驻军。而到沈阳的物资则是经浑河运输,运输量还很大。

    这就令朱由校感到惊讶和振奋了,沈阳竟然也通航运,还是很繁荣的内河港口城市呢!

    他不太了解沈阳,当然不知道沈阳有著名的“十里码头”,还有盛京八景之一的“浑河晚渡”。

    过尽千帆,商旅云集,那些达官贵人在码头下船后,改坐轿或骑马入沈阳,浑河晚渡作为官渡口岸,在历史上可是有着挺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辽河,浑河,如果能利用好内河航运,打建奴岂不是多了个路子?不用步兵用腿跑,也不用骑兵,就坐船去,在沈阳码头登陆,来个直捣黄龙,岂不美哉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本章结束
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:www.fsxinlianfa.com 第一时间欣赏《我真是大昏君》最新章节! 作者:样样稀松所写的《我真是大昏君》为转载作品,我真是大昏君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
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真是大昏君最新章节,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,请联系我们更新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。
②书友如发现我真是大昏君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,我们将马上处理。
③本小说我真是大昏君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,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。
④如果您对我真是大昏君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我真是大昏君介绍:
穿越不?开局就当皇帝哦,天天山珍海味!阔以呀!吃货叶轩要流口水了。马上就给你娶媳妇儿,是大美女哦!太,太阔以啦!单身狗叶轩两眼放光。“臣女张嫣,谢主隆恩。”“老奴李进忠恭贺皇爷!”张嫣?李进忠?魏忠贤?朱木匠?昏君?!为了多活几年,为了大明中兴,叶轩决定把昏君的事情干一波。重用阉党,贬斥“忠良”,重修三大殿,增税加赋,奇技淫巧,一个都不能少。
同乐城tlc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